“敦煌艺术是了解 吴亦凡报告泄露:中国文化的窗口”_祖国新闻网-国内最权威的新闻门户网站
您的位置: 主页 > 文化中国 > 文章

“敦煌艺术是了解 吴亦凡报告泄露:中国文化的窗口”

时间:2019-05-20 06:09   来源: 网络整理    作者:祖国新闻网小编

原标题:(海客谈神州)

“敦煌艺术是了解
吴亦凡报告泄露:中国文化的窗口”

 
 

  “敦煌是中国艺术的万花筒。在莫高窟,你可以一览中国古代日常生活场景,欣赏早期山水画,还可以了解佛教文化描绘的前世今生。比如我最爱的第285号洞窟,它诞生于西魏大统年间(公元538年)。在这个时期,中原文化开始渗透到敦煌,所以窟内既有中国神话中的形象,如飞天、伏羲、女娲等,又有印度教里的神明,如鸠摩罗天、毗那夜迦天等。285号窟体现出敦煌文化的多样性和中国文化的影响力。”

  倪密·盖茨(见图),2017年中国政府友谊奖获得者。在见到她前,我很难想象这位着装淡雅、谈吐不俗的美国女士说起遥远的敦煌,会滔滔不绝、如数家珍。倪密是美国著名艺术史学专家、原耶鲁大学美术馆和西雅图美术馆馆长。从青年时代在斯坦福大学的课堂上与中国艺术“不期而遇”算起,她与中国的缘分已绵延了大半生。如今,年过七旬的倪密将对艺术的执着安放在中国,安放在西北大漠深处的敦煌。

  对中国艺术一见倾心

  聊起从事了半个多世纪的艺术工作,倪密·盖茨提得最多的,就是她对中国、对敦煌艺术的深情。沉浸在中国历史长河的青春岁月是她与敦煌艺术结缘的序曲。倪密说,她对中国艺术的深情始于大学时代的一门课——《亚洲艺术史》,“中国艺术总是触动我心。我最喜欢中国历史中风起云涌的时代,比如五代十国和南北朝,这些朝代孕育了民族融合与文化交融,它们的艺术也体现出古代中国文化的多元和厚重。”

  1985年,倪密赴北京大学学习中文,在这里她得到了一件珍贵的礼物——中文名字“倪密”。“给我取名的北大教授说,姓的用词意味着边际,名的意思是亲密,合起来就是即使远在天边也能和中国保持亲密的关系。”

  这个寓意美好的名字仿佛预言了倪密未来的人生轨迹。从斯坦福大学亚洲史学系毕业后,她获得爱荷华大学东方和中国研究硕士学位,以及耶鲁大学艺术史博士学位。走出象牙塔,倪密先后任职于耶鲁大学艺术展览馆、西雅图博物馆,在美国策划过众多与中国艺术相关的展览,创造了数次美国展览史上的“第一次”。

  2001年,倪密一手推动了《千古遗珍——中国四川古代文物精品展》,首次将中国四川三星堆文物带到美国。这场轰动一时的中国国宝海外展览的准备工作一波三折,耗时5年。此番文物漂洋过海,为让中国方面放心,倪密曾写信给四川省文物管理局局长,并多次前往四川联络商议。最终,展览在美国大获成功。

  这样的办展经历在倪密的职业生涯中并非偶然。为让美国“寻常百姓”能够一睹中国文物,倪密四处奔走,耗费心血。她笑言,年少时在课堂上“偶遇”的中国艺术,冥冥中成为终生热爱的东西,成了一生的事业追求。

  独爱沙漠艺术宝库敦煌

  1998年仲夏,倪密第一次来到敦煌。在短暂停留的一周时间里,她半天看洞窟,半天在图书馆翻阅资料,沉浸在精美绝伦的壁画、彩塑和神秘的经卷、传说中无法自拔。“早在千年前,敦煌是一个名副其实的全球化国际都会,直到14世纪,这里一直是希腊与罗马、波斯与中东、印度与中国文化相互融合的集散地,融汇了东西方文化艺术的瑰宝。”倪密对我说,“更重要的是,莫高窟的文物都是真品,大多有确切的时间记录。中国中原地带的很多艺术遗迹,特别是佛教艺术遗迹都曾遭到不同程度的破坏,而敦煌这座沙漠中的艺术宝库被完整保留下来是一个奇迹。我独爱敦煌。”

  2009年,倪密卸任西雅图博物馆馆长。退休前,她频繁往来于北京、上海和敦煌之间,积极推动中国文物赴美交流展览;退休后,她又马不停蹄地联系敦煌研究院,商议如何在美国和敦煌之间搭建起合作的桥梁。

  2010年11月,敦煌研究院时任院长樊锦诗收到倪密的来信,信中满是对中国历史文化的痴爱和对敦煌艺术的情有独钟。深受感动的樊锦诗当即回信,欢迎她来访。3个月后,倪密如约而至,一中一美两位“敦煌迷”一见如故,一起筹划敦煌的未来。

  倪密回忆道:“季羡林先生曾说,敦煌是中国的,敦煌学是世界的。敦煌是独一无二的文化遗产,也是全人类的财富,我有信心号召美国人一起来保护敦煌。”2011年,经与樊锦诗商议,倪密在美国注册成立敦煌基金会,旨在保护敦煌石窟,促进公众了解敦煌艺术。凭借在美国艺术界多年积累的人脉,她积极牵线搭桥,目前基金会已筹集捐款近600万美元。2016年9月,倪密因对保护敦煌文化做出的贡献,被甘肃省人民政府授予2016年甘肃省外国专家“敦煌奖”荣誉称号;2017年9月,她又获得外国专家在华最高荣誉——中国政府友谊奖。

  把莫高窟“搬”到美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