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科技进步奖获得者罗宏杰:潜心研究十余载 只为留住文物历史的美_祖国新闻网-国内最权威的新闻门户网站
您的位置: 主页 > 科技成果 > 文章

国家科技进步奖获得者罗宏杰:潜心研究十余载 只为留住文物历史的美

时间:2020-01-14 20:18   来源: 网络整理    作者:祖国新闻网小编

央视网消息(记者 陈思源):曾几何时,多少精美的历史文物在出土的一瞬间受到损毁,甚至灰飞烟灭。长期埋藏环境使大多数文物“百病缠身、弱不禁风”,难以经受出土瞬间的环境急剧变化,出现劣化甚至被损毁的病害。

上海大学教授罗宏杰每每想到这,就十分痛心。“中国是一个古老的国家,中华文明在世界文明中占有非常重要的地位,世界上没有哪个国家比中国地下文物的数量多。”

罗宏杰接受央视网记者采访。(央视网记者 田雨棣 摄)

为了不让文物之美在出土后消逝,罗宏杰率领团队通过十余年的努力,研发出集“临时固型提取”和“微环境屏蔽”为一体的系统抢救性保护技术,抢救保护了2000余件脆弱性文物及珍稀化石。今年1月,喜讯传来——罗宏杰和他的团队获得了国家科学技术进步奖二等奖。

“老材料”遇见“新技术”

罗宏杰从小在秦陵附近长大,对秦陵有着特殊的情感。

大学时,罗宏杰的专业是材料学,然而这看似和文化遗产保护八竿子打不着的领域,却因为一个契机,开启了罗宏杰的创新之旅。

大学毕业后,罗宏杰选择继续攻读研究生,罗宏杰的导师为他选择了文化遗产保护作为研究课题。当时正是新材料研究方兴未艾的时期,罗宏杰却整天和文化遗产这个“老材料”打交道,在研究过程中也受到过很多次诱惑,想过要不要改变方向,去做前途光明的新材料。但是,随着对文化遗产保护领域的理解逐步深入,罗宏杰意识到,这个领域太缺乏技术了。强烈的使命感给了他研究的动力——他要研发出“新技术”,保护“老材料”。

团队获奖后在人民大会堂留影。

能够获得国家科技进步奖,罗宏杰坦言“非常艰难”。一方面,文化遗产保护领域的相关研究十分小众。“做研究工作很艰难,这个领域相对是小众领域,相比其他领域,国家立项、期刊都比较少,能在这个领域长期坚持,这需要耐得住寂寞,用坐板凳的耐心去做研究。”除此之外,文化遗产保护需要结合多学科进行研究。“文化遗产保护是多学科交叉领域,我是做材料的,除了材料学,你还要了解化学、物理、生物等等方面的知识,需要把这么多知识综合在一起。”

“放弃的念头有过太多次了”

新技术的研发并不是一帆风顺,罗宏杰团队前后共耗费十几年时间,做了成千上万次实验,才得以留住历史的美。

在上个世纪,国际普遍采用一种由德国人发明的利用环十二烷保护出土文物的技术。然而,环十二烷在经过二十多年的使用后,逐渐暴露出了一些亟待解决的问题。例如,只能在高温、干燥环境下使用;对人体和环境有害;价格昂贵等。这迫使罗宏杰团队开始思考,能不能研发出一种比单纯使用环十二烷更加安全有效的技术?

“我们想找到东西替换环十二烷,但是我们不知道什么东西可以替代它。找到我们要做什么,这是最困难的部分。”罗宏杰告诉央视网记者。

图片来源:光明网

因文物是非常珍贵的不可再生资源,团队不能在文物上直接做实验,这又给实验增加了难度。首先,团队需要在实验室进行大量实验,得出一份安全可行的实验报告,相关应用单位才会同意提供一小部分文物样品碎片用以实验。在文物碎片上的实验成功以后,实验才能一步步扩大,最终得到认可。

从实验室,到小碎片,最后推广到整个文化遗产保护领域,经过一次又一次的实验,团队最终找到了替代环十二烷的物质,发明出了一套安全的文物保护技术。

然而,罗宏杰却说,十几年对于文化遗产保护材料的研发来说,算不上一段很长的时间。罗宏杰说:“这就像一种药物的研发,药物从研究进入到市场,它的周期是非常长的。而文化遗产保护材料与技术的研发,比药物更有难度、所花费的时间更长。”

“放弃的念头有过太多次了”,罗宏杰十分感慨。实验结果和预想不一样的时候,想过放弃;在推广的初始阶段得不到用户的认可,也想过放弃;甚至在研究过程中项目经费存在困难时,放弃的想法也无数次在脑海中涌现。但凭着一腔热爱和使命感,团队克服了大大小小的困难,将事业坚持了下来。 

幸福就是看见考古人员竖起的大拇指

谈及最幸福的时刻,罗宏杰不假思索地回答:“就是在考古现场,考古工作人员向我们竖起大拇指的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