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陆军缔造者:德意志贵族与军事的不解之缘_祖国新闻网-国内最权威的新闻门户网站
您的位置: 主页 > 军事力量 > 文章

最强陆军缔造者:德意志贵族与军事的不解之缘

时间:2019-05-03 00:30   来源: 网络整理    作者:祖国新闻网小编

作者|陆大鹏,网易历史频道专栏作者,外文译者,译有《1453:君士坦丁堡之战》《金雀花王朝》《伊莎贝拉:武士女王》等。本文为网易历史频道独家稿件,谢绝转载。

贵族与军事有着天然的紧密联系。德意志贵族的起源是古典时代晚期和中世纪早期的日耳曼部族武士。在中世纪,贵族最重要的功能就是战士和军人。骑士精神是贵族的核心理念之一。在这种值观里,军事和战争能激发贵族男子最优秀的品质,如勇敢、坚定的意志、自我牺牲精神等。贵族男孩自幼受到骑士价值观的灌输。同时,战争中的奸诈欺骗手段、毫无意义的残暴和侵害平民,受到贵族军事价值观的不齿。当然,这是理想状态,现实和理想总是有差距。

不过,德意志贵族并非始终是军人。16和17世纪,火器的发展和进步让中世纪骑士的军事价值成为过去时。这个时期的德意志贵族,即便是勃兰登堡和普鲁士贵族,也往往被培养成绅士、农场主、廷臣和政治家,而不是军人。

普鲁士的贵族军官

18和19世纪,军官才成为普鲁士贵族普遍的职业选择,熟悉德国历史的读者一定能随口说出许多出身贵族的普鲁士/德国名将。不过天主教贵族,比如巴伐利亚和威斯特法伦贵族,不一定把从军看得那么重。即便如此,一直到18世纪末,德意志各邦国军队和各种雇佣兵部队的军官几乎全是贵族。七年战争之后,普鲁士和萨克森军官的贵族比例分别为90%和70%。历史学家克里斯托弗·克拉克说,普鲁士的“军官团就是穿军服的地主统治阶级”。传奇军事家弗里德里希大王指挥下的普鲁士陆军堪称军事史的传奇,当时普军的战斗力受到欧洲普遍的尊重和敬畏。他麾下的普鲁士军官绝大多数为贵族,他用贵族精神与荣誉感来约束和调教自己的军官。

普鲁士军队的基石是容克贵族。他们是坚忍不拔但贫困的乡村小贵族,而且往往枝繁叶茂,众多的年轻容克子弟除了从军之外没有什么选择。从军对容克贵族来说逐渐成了传统。融科的路德宗基督教信仰强调责任感、服从权威和一丝不苟地完成任务。容克“粗犷、坚韧”,往往冷酷、严厉、眼界狭窄、思想狭隘并且固执,但容克也有好的一面,他们“严肃、正直、勇敢”,拥有“普鲁士的责任感和普鲁士的高效”。他们是理想的军官。另外,霍亨索伦军队不仅依赖容克贵族,还海纳百川地接纳外邦人。沙恩霍斯特是汉诺威人,格奈森瑙是萨克森人,老毛奇是梅克伦堡人,并且是在丹麦上的军校。他们都成为普鲁士的名将。

普奥战争中的克尼格雷茨战役,普军取得决定性胜利

普奥战争中的克尼格雷茨战役,普军取得决定性胜利

虽然强调服从权威,普鲁士军官并非盲从上级的机器人,反而常常表现出独立自主的精神。七年战争末期,普军占领了萨克森选帝侯的猎苑胡贝尔图斯堡(Hubertusburg)。弗里德里希大王命令贵族军官约翰·弗里德里希·阿道夫·冯·德·马尔维茨(Johann Friedrich Adolf von der Marwitz,1723—1781)洗劫该城堡,以报复几年前萨克森、俄国和奥地利联军洗劫了普鲁士的夏洛腾堡宫殿并掳掠弗里德里希大王心爱的古董。不料马尔维茨认为这不符合贵族的荣誉,拒绝服从命令,并辞去军职,从此失去国王的恩宠,最后债台高筑而死。他的墓志铭是“若服从会陷我于不义,就宁愿选择放弃宠信”(Whlte Ungnade,wo Gehorsam nicht Ehre brachte)。这句话在德国非常有名。1944年7月20日刺杀希特勒的密谋者也曾援引这个例子。

普鲁士名将路德维希·约克·冯·瓦滕堡伯爵

普鲁士名将路德维希·约克·冯·瓦滕堡伯爵

1813年德意志解放战争时期,普鲁士将军路德维希·约克·冯·瓦滕堡伯爵(Ludwig Yorck von Wartenburg)不顾当时普鲁士和拿破仑是盟国,果断地响应德意志人民反抗拿破仑的呼声,在未得到普鲁士国王批准的情况下,“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与俄国人联手,从而推动普鲁士脱离与法国的盟约,倒向反法同盟。约克这么做不仅是抗命不尊,简直就是叛国。在给国王的信中他写道:“我现在焦急地等待陛下的指示,我是应当向真正的敌人进军,还是政治局势要求陛下惩治我。我忠心耿耿地等待这两方面的可能性,我向陛下发誓,无论在战场还是刑场,我都会冷静地迎接子弹。”好在国王顺应大势,让约克成为民族英雄而不是叛国贼。

军中的贵族vs资产阶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