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连金普新区“手术刀”向内 改出一片东北开放高地_祖国新闻网-国内最权威的新闻门户网站
您的位置: 主页 > 经济观察 > 文章

大连金普新区“手术刀”向内 改出一片东北开放高地

时间:2020-01-14 17:15   来源: 网络整理    作者:祖国新闻网小编

  本报记者高强摄

  本报记者高强摄

  汪时锋 祝嫣然 武子晔

  “我感到,外界对大连的宣传没有与时俱进。”大连恒坤新材料有限公司总经理宋增超对第一财经说。

  恒坤新材料在厦门和大连金普新区都有工厂。尽管分在南北两地,但感受到了一样便捷的营商环境。

  “我认为以前‘投资不过山海关’的思想要改一改,现在是‘山海关不住、投资到大连’。”宋增超说。

  企业对金普新区环境的真切感受背后,是一场正在进行的、涉及1.4万名管理干部的、“手术刀”式的自我革命。

  A

  抓“牛鼻子”从改革破题

  大连的经济排名东北第一,而金普新区则包揽了大连经济的三分之一。

  北方明珠能否更加耀眼夺目、东北之窗能否继续融风聚气,作为东北地区第一个国家级新区,金普新区所承担的这三分之一非常关键。

  这些年,影响金普再发展的已经不是硬件问题,而是软件要素。

  此前,辽宁省委巡视组一针见血地点出,金普新区“体制机制落后”。在2299平方公里的新区内,因多次合并的原因,金普新区曾设有大大小小21个园区。这种大区套小区的“套娃”状态下,金普新区的发展一度“负重前行”。

  一方面,各园区之间主导产业雷同、特色不突出,管理层级多、服务效率低,最终导致市场要素配置重复低效,一些园区投入产出不匹配。

  另一方面,一些园区还从原来的金州新区、金州区内继承了一些行政管理职能,有些还代管了乡镇、街道。但由于园区身份又不能完全行使好行政区的职能,存在着园区和行政区职责交叉和重叠。

  管不好,原因在于管理条线和职责没理清。

  体制问题交织,财政供养负担重、行政效率比较低,一度使得金普新区“发展步伐不快”,在固定资产投资和利用外资等关键指标上落后于同在东北的哈尔滨、长春新区。

  金普当时面临的情况在全国园区中有普遍性。事实上,给园区减负、把园区主业重新还原到改革和发展的“排头兵”定位上来,这正是《国务院办公厅关于促进国家级经济技术开发区转型升级创新发展的若干意见》给全国园区布置的共同任务。

  2018年9月,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在东北三省考察,主持召开深入推进东北振兴座谈会并发表重要讲话。

  习近平就深入推进东北振兴提出6个方面的要求。其中,第一点就是以优化营商环境为基础,全面深化改革。

  抓“牛鼻子”推进,大连市向金普新区直接提出,不能谁都不愿意碰改革,而要“习惯拎着乌纱帽干事,不能捂着乌纱帽做官”。不回避、不遮掩、不推诿,执行好党政机构改革,把金普新区的园区从21个压缩到3个,恢复“初始”功能,聚焦主责主业。

  “(当时)一听到改革‘拍手称快’,觉得抓到了改革的关键点;但又有担心,因为难度太大,整整一宿没睡着。”有金普新区干部对第一财经回忆,“改革是对整个利益体系的重整,要用短期之痛换长久之安。”

  B

  攻难点也要给出路

  新一轮改革,闯劲必不可少,但更要有系统论的思维。

  大连市委常委,金普新区党工委书记、管委会主任李鹏宇对第一财经说:“我们要深刻认识到,这场改革不是小打小闹,不是头痛医头、脚痛医脚,而是综合性、整体性、系统性、重构性的改革。”

  在党政机构改革上,园区被保留到了3个、党政机构被保留到29个。这意味着,大批机构的规格要从副局调至正处,这几乎会涉及到所有局级和处级的职务和岗位调整。

  在事业单位改革上,整个金普新区公益性事业单位已经从167个被优化整合为16个,这意味着9成单位已经被改革掉。

  在一些金普新区的干部眼中,在这个区域,这样大的改革算是“地动山摇”。